三岁吃饺

这是主要用来写怪师的子博
大号@书架灰C.D
饺吹,文手,装逼型选手,最近很少产傻白甜啦

记个春心萌动的瞬间

学校民族印象协会在操场开篝火晚会,油浇过的高大的柴堆捂着滚烫的土豆,烧起来像一颗咳嗽的心脏,咳一下喷出翻卷的红色星海,吟诵那段诗:“中国人不习惯灯火/夜晚我用呼吸/点燃星辰”。我连手机都没拿就飞奔下去,只要扫过的聚光灯不提醒我们的眼睛,我们可以假装今夜没有大雨。
我们围成圈跳舞,拘谨的人群像幅合的气旋,黑压压凝固起来极难转动,我拎着学姐在外围蹦跶蹦跶,试图把这个“娇羞”的东北女人怼到她男神那里去。班长这个时候路过,侧过身子向我伸出手:“来吗?”
火光贴在他的额头上,余焰只渲染一个微笑的轮廓,他的手臂很长,指尖上也亮着暗火。
有那么一瞬间,一米八五的班长显得过分温柔。
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握上去来着。

然而我选择转过身继续怼学姐

悄么声交党费
bgm-sleepyhead
一首很有意思的歌,故事背景是一个……凄美荒谬的爱情童话

交党费热热tag,为什么我老是写没人看的东西(挠头

独哭哭不如众哭哭,以前的我是什么魔鬼
虽然现在也不是什么善茬

刨出八百年前的玩意儿热热tag

至少今年不能鸽了,虽然还是很粗糙(土下座
银时,今年也要吃好喝好睡好喔。

堆草稿
P1松银
P2花魁银尝试,“这位客人,抽烟禁止噢。”
P3一个意义不明的桂银,银时幼体化,“你为什么在哭?”

我看的到底是梦色糕点师还是海贼王……

三十天挑战的提前量,搁这儿存一下省得iCloud压我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