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岁吃饺

这是主要用来写怪师的子博
大号@书架灰C.D
饺吹,文手,装逼型选手,最近很少产傻白甜啦

穿着芭蕾舞服被电卷头发的翘屁嫩男饺


服装有参考,高糊画质那种

前段时间耳鸣,半边听不清声音。一姑娘和我说话,我愣是没听见。

室长指着我对她说:“不要管这人,她啊又聋又瞎,离傻也不远了。”

我:?????

敢情是顾大帅上身?

听着,听着,我有一些话要对你说:


你是一个胆小鬼,托长辈的福得到的新身份没有给你带来太大的改变,你知道。想得到亲密关系,却怯于真正的自我表达,只敢对着第三方壁炉说话,拒绝任何回应;其实你并不需要那么亲密的关系,说到底孤独在给你痛苦的时候也给你扭曲的快乐,不需要踏出自己的舒适空间,不需要费劲与人交流的懒惰的快乐。所谓善解人意都是弥天巨谎,共情能力不是快乐的原因,受人依赖才是——它给你虚荣心上的满足,就像亲密关系一样。


一个人自怨自艾比两个人能量交换要轻松多了,不是吗?


今晚之后,明年你还要这么做吗?做一个畸形的幽灵?拖着巨大的空心虚影穿过世界,什么也不给予什么也不接受,什么也不留下?


——我不知道啊。我真的不知道。


我不知道。

此人

不务正业

老是摸鱼还自我定位为写手

然而

写文低产,画画完成度低

看喜欢数就知道这个号平时主要在敲碗没在搞正事儿

✨✨关注请谨慎✨✨


怪师饺吹,我英绿吹,灵能茂吹,银魂银吹,爱他就让他右

(爱我请和我唠嗑)

如果你吃京骚明筝,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(突然爆哭

年龄操作,塔拉斯组

就是想画个认真思考修行窍门的翘屁嫩男饺

记个春心萌动的瞬间

学校民族印象协会在操场开篝火晚会,油浇过的高大的柴堆捂着滚烫的土豆,烧起来像一颗咳嗽的心脏,咳一下喷出翻卷的红色星海,吟诵那段诗:“中国人不习惯灯火/夜晚我用呼吸/点燃星辰”。我连手机都没拿就飞奔下去,只要扫过的聚光灯不提醒我们的眼睛,我们可以假装今夜没有大雨。
我们围成圈跳舞,拘谨的人群像幅合的气旋,黑压压凝固起来极难转动,我拎着学姐在外围蹦跶蹦跶,试图把这个“娇羞”的东北女人怼到她男神那里去。班长这个时候路过,侧过身子向我伸出手:“来吗?”
火光贴在他的额头上,余焰只渲染一个微笑的轮廓,他的手臂很长,指尖上也亮着暗火。
有那么一瞬间,一米八五的班长显得过分温柔。
有那么一瞬间,我想握上去来着。

然而我选择转过身继续怼学姐

交党费热热tag,为什么我老是写没人看的东西(挠头

独哭哭不如众哭哭,以前的我是什么魔鬼
虽然现在也不是什么善茬

刨出八百年前的玩意儿热热tag